震场不是秀场
2013-04-22 08:22:31
  • 0
  • 0
  • 13

   纷涌而至的政客、商人、记者、慈善家们与露宿街头的灾民,谁才是主角

  灾难面前,任何处理不好灾情与自己关系的人,都容易遭致公众反感

   “死人的脊骨多么结实!别人把一副多么显赫的头衔担子叫他轻快地背着!这些人也够聪明了,坟墓也被虚荣心所利用!”
   这段犀利的讥诮言语,出自《悲惨世界》里那位有着神性光芒的卞福汝主教之口。他看到本乡一位贵人的讣告上,除了写满亡者本人的各种荣衔,还把他所有亲属的各种封建的和贵族的尊称统统列了上去,忍不住发出愤怒与嘲讽。

   昨晚,雅安地震发生12小时后,听到央视女主播又在声情并茂地念一长串“作出批示”“立即部署”的名字时,很难不让我想起卞福汝主教的话。有网友看不下去,狠狠在网上吐槽:“千万别再提‘大难兴邦、大爱无疆’了,也不要再点蜡烛祈福了,更不要写什么‘愿天堂没有地震’之类的话了,也不要提‘有多少孩子叫震生’了,我会吐。我们需要的是像当年中石油和中石化捐给日本10000吨汽油、10000吨柴油的实干家。来些实际的吧。”

   震场,还是秀场?纷涌而至的政客、商人、记者、慈善家们与情绪“没那么稳定”依然露宿街头的灾民,谁才是主角?答案不是一目了然、不言自明吗?

   “国民需要的信息才是我们要报道的!”日本NHK驻北京记者北川熏曾对中国的同行说,在日本,从来看不到企业家们拿写着捐赠数额的牌子在镜头前亮相的场景。“我们不会办类似的仪式。”北川熏说,“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想捐钱,那么偷偷地捐钱也一样可以达到目的;如果他们想起一点广告宣传的作用,要么可以把消息挂在自己的网站上,要么可以在报纸上买广告版面公布。”

   背后的道理并不复杂——“对于灾难报道,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国民,最怕失去的也是国民。”北川熏说。

   马克思抨击资产阶级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使人与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再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今天人们已经可以理性看待商人、政客甚至灾难现场媒体机构正常的利益诉求,但是,灾难现场毕竟不是曼哈顿夜色下觥筹交错的“慈善晚宴”,所有人的一切行为必须克制、低调、淡化自我,时刻以灾民和救灾为中心。

   昨天下午,地震发生6小时后,360官方微博宣布开辟地震寻人搜索入口。周鸿祎发微博说:我从不求百度,这次是例外,恳请百度不要针对360搜索用户,将百度地震吧、雅安吧相关结果跳转到百度首页,十分感谢。这段话立刻遭来网友的质疑与批评——“周总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攻击对手!假仁假义!”

   日本问题学者刘柠介绍,2011年日本海啸引发核泄漏事故后,媒体往往对准菅直人与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因为他们是政府权威信息的发布者,除此之外,其他官员基本上保持了相当的克制,没有什么炒作行为,“这是他们爱惜名誉的表现”。

   灾难面前,任何处理不好灾情与自己关系的人,都容易遭致公众的反感与厌弃,官员、商人与媒体概莫能外。2008年汶川地震后中国媒体的煽情报道,曾引来国外媒体的批评与猜疑。德国《明镜》周刊称中国“把灾难变成公关行动”;《明星》周刊猜测,中国目的是想要利用这次灾难结束在西藏危机之后的国际孤立局面。这些指责,固然有阴谋论作怪,但更需中国人检讨该如何理性、科学的救灾与报道。

   昨晚22点,湖南卫视地震直播间,主播邱启明声音嘶哑,几乎无法发声,仍在与前方消防员连线,询问灾情。有网友留言:“感动”。更多的人在质疑:“湖南卫视没人了吗?打悲情牌的主播,足够职业与理性吗?”

   30岁就拿了普利策奖的著名战地记者彼得·阿内特有句名言:你首先是记者,其次才是美国人。昨晚,一位资深的中国媒体人忍不住抱怨:“我说的话可能不招人待见:1、有的记者还没怎么样呢,就说‘我在现场’,其实是在成都机场;2、镜头能否不追着家里出事的人问‘你的心情怎么样’;3、别动辄说‘作为首个到达……’赶紧说新闻5W;4、每个摄影记者都应该是最称职的记者,每个记者都应该有记录真相的本能和技能。”

   震场不是秀场。但总有人有意无意拿自己当主角。这里,既有表演者的品质问题,也有捧场人缺乏判断力与职业素养。2011年英国首相卡梅伦与副首相克莱格一行到伦敦一家医院看望病人时,一位愤怒的医生突然闯入,怒斥随行人员未遵守医院卫生方面规定,并让他们“滚蛋”。2012年美国副总统拜登想在弗尼吉亚州一个夫妻面包店做短暂停留,但遭到老板一口回绝,因为他“对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不满”。

   今早,李克强在雅安灾区帐篷里吃早餐的图片传遍网络,一碗粥,一碟咸菜。有人高呼感动,也有人留言:“我们并不关心总理吃什么,我们更关心灾民有没有的吃!”卞福汝主教说,做一个圣人,那是特殊情形,做一个正直的人,却是为人的正轨,你们尽管在歧路徘徊、犯错,但总应当做个正直的人。得说,中国人越来越敢于做个忠诚于自己内心的正直的人了。(记者:赵继成)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