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学者”为何会老站在民众对立面
2013-09-16 08:51:12
  • 0
  • 1
  • 141

   “一些胡论瞎侃,炒得沸反盈天、乌烟瘴气的所谓‘新思想’,是把百姓当群愚和群氓,荒诞不经,误导决策,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一些人的底线就是无底线,实在是学界的耻辱和悲哀。”


  最近,“50岁退休65岁再拿养老金”的清华版延期退休方案持续发酵,成为全民关注的中心,面对公众的强烈关切,课题组负责人杨燕绥以连续三个反问强硬回应:为什么不可以呢?一说做园丁就错误的吗?帮老人洗洗衣服做做饭就错了吗?问题是,普通人劳碌了大半辈子,临退休了,如按她的方案,推迟十来年拿养老金不算,男人还要做园丁,女的还要做洗衣工,继续“打十年长工”。此论令举国皆惊,许多评论人士称,“一致同意,请杨燕绥夫妇带个头”。


  近日,出位的言论真不少。在一个论坛上,有人提出房产税在执行层面的操作难题,说房产税毕竟不是个人所得税,不能从工资单上扣。房主如果硬不缴税,你能把他赶到大街上?总不能为了几百元几千元的税,把人家几百万的房子给查封了吧。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的回答让人惊诧莫名:这好办,重庆对别墅房就收得挺顺利,百分之九十九点几都收上来了,个别实在找不到房主的情况,没法儿征税的,可以考虑满两年后公告社会:房主若再不出现,就将把这房子充公。此论一出,网上一片惊呼声,“这财政部的专家也太狠、太黑了吧!”  


  清华的课题组也好,财政部的科研所所长也罢,他们为一些部门提供的报告一定程度上带有“智库”的特征。智库是现代科学决策体制的产物,它侧重于进行公共政策的调研,所提的政策方案从国家安全到民生主张,都应是政府化解矛盾和危机的重要参考,是沟通政府和民众的桥梁纽带之一,应能起到汇集民意、准确表达社会诉求和核心价值观。这一切必须建立在充分沟通、相互尊重、步调一致、同频共振基础上。智库提出的新思想、新观点和新价值观,都应充分尊重敬畏民意,不偏不倚,直言不讳,力求独立、客观、公正,才能正确引导公众舆论和社会思潮,为政府决策提供咨询参谋,并将自己的真知灼见转化为有益于民众和社会整体福祉提高的决策公共品。


  但是,近年来中国式的智库发展良莠不齐,一些智库为幕后的利益集团所操纵和利用,立场偏激,经常“勇敢地站在公众利益的对立面”发表极端言论,引起公众恐慌和思想混乱。不仅没有有效化解危机,有时甚至成为危机和麻烦的制造者。透过“每天吃点三聚氰氨对人体无害”,“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评价一个城市好不好,主要看房价高不高,房价越低越丢人”;财政部专家所谓“中国收入差距不算大,收入差距40倍是合理的”;发改委专家“中国房地产离泡沫还很远,要允许房价继续涨,涨到头就没人投机了”;江湖郎中式的“25年后京沪房价将超过每平方米80万元”,道理何在?“因为过去25年京沪房价涨了40倍,未来为什么不可能呢?所以,你就天天算这条曲线再翻番”…… 这些论调显然病得不轻!


  学界本该是社会的良知和天平,但一些“新论”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损,一个比一个霸道,一个比一个张狂,一个比一个冷血绝情。这些无良话的“砖家”不少以“著名经济学家”自居,宏论背后专业素养的缺失、逻辑的荒诞和悖谬,甚至是带有反人类反文明的特征。这是见钱眼闭,眼中只惟金钱的学术乱象的写真,是操守尽失、文人无形的缩影。一些胡论瞎侃,炒得沸反盈天、乌烟瘴气的所谓“新思想”,是把百姓当群愚和群氓,荒诞不经,误导决策,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一些人的底线就是无底线,实在是学界的耻辱和悲哀。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不只是学术的腐败,而是已经误导公共决策,荼毒社会,害莫大焉!在一个利益至上的多元价值观时代,学术界的一些人忘记了“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灵魂,没有基本的政治常识、责任意识和对民众的体恤之情。“专家学者”如过江之鲫,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的共性是如鲨鱼嗜血般地追逐利益和物欲。八面玲珑,冷血趋利,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可以“学雷锋”,做无名英雄,成立“写作组”,披星戴月帮某人晋升院士;也有如浙大教授陈英旭者,通过包装项目鲸吞千万科研经费,但最终站上被告席上……


   原题: 学者不要轻易地站在民众对立面



                                       来源:《 国际金融报 》   作者:陈志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